<tfoot id='5Ksjw'></tfoot>
  • <legend id='5Ksjw'><style id='5Ksjw'><dir id='5Ksjw'><q id='5Ksjw'></q></dir></style></legend>

      <small id='5Ksjw'></small><noframes id='5Ksjw'>

        • <bdo id='5Ksjw'></bdo><ul id='5Ksjw'></ul>
      1. <i id='5Ksjw'><tr id='5Ksjw'><dt id='5Ksjw'><q id='5Ksjw'><span id='5Ksjw'><b id='5Ksjw'><form id='5Ksjw'><ins id='5Ksjw'></ins><ul id='5Ksjw'></ul><sub id='5Ksjw'></sub></form><legend id='5Ksjw'></legend><bdo id='5Ksjw'><pre id='5Ksjw'><center id='5Ksjw'></center></pre></bdo></b><th id='5Ksjw'></th></span></q></dt></tr></i><div id='5Ksjw'><tfoot id='5Ksjw'></tfoot><dl id='5Ksjw'><fieldset id='5Ksjw'></fieldset></dl></div>

      2. <legend id='efcwx4cs'><style id='kdng28mf'><dir id='5tlvzdlr'><q id='0hohq6j4'></q></dir></style></legend>

        1. <tfoot id='h4vqaf7s'></tfoot>

            <i id='6ehjfdak'><tr id='e75i31q0'><dt id='shuza435'><q id='yme8tbro'><span id='pqo0xhug'><b id='uewlxx8y'><form id='6jn97ioh'><ins id='x7l374ji'></ins><ul id='nv8vg0gm'></ul><sub id='ek0i7mto'></sub></form><legend id='x64whdxr'></legend><bdo id='yg5jpele'><pre id='t3e7zrsq'><center id='dbpv1bbc'></center></pre></bdo></b><th id='l90t8ne1'></th></span></q></dt></tr></i><div id='m182yqnd'><tfoot id='72ju8acx'></tfoot><dl id='eirj1q8p'><fieldset id='kdp89r6v'></fieldset></dl></div>

              <bdo id='7sy2i3y2'></bdo><ul id='v0fdkncy'></ul>
          1. <small id='188hewv2'></small><noframes id='ej87123a'>

            本站APP,内容更劲爆

            高小琴哪一集失的身

            类型: 陈思梵慕诗语全文免费阅读 地区: 中国 年份:2020-10-18

            剧情介绍

            凯瑟琳.狄普生拖着疲乏不堪的步伐,跟随在丈夫布莱恩身后,一心一意只企盼夜晚来临前能抵达露营营地。几天来都是布莱恩选择路径领着他们走,虽然早已又热又脏又渴又累,不过凯瑟琳和他们的儿子雪夫 依旧默默的跟随布

            莱恩继续向前迈进。炙热的阳光不 仅无情的由上面照射在凯瑟琳的肌肤上, 更且毫无顾忌的从石 头上的亮点反射回来,再一次给予皮肤严重的考验。凯瑟琳听到身后的雪夫似乎气喘嘘嘘的咕哝着什么,停下脚步转头由肩膀望去,

            看着儿子往自己这 里攀爬,心 底不由羡慕起儿子那副身强体壮的年轻躯体。观看一会儿,然后带着欣羡的心情掉转头,继续登走炙热刺眼的石头路。凯瑟琳不但感到汗水汨汨如雨,而且流向她一双豪乳的乳沟来,衬衫和短裤早已

            因为努力登爬这段陡峭的石头路被汗水湿透了!在四周炙热岩石的烘烤下,短裤不但紧紧黏住屁股,而且一直摩擦着她的胯部,更难堪的是同时还把敏感的阴蒂摩擦的坚挺起来,一整日下来,早就让凯瑟琳发浪的快要失去控制 大

            叫出声了。这种状况要是不能在短时间里停止的话,凯瑟琳心里 真害怕,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阴蒂快感的侵袭,忍不住就在儿子面前强迫丈夫和自己做爱,那可就丑态百出啦!就在凯瑟琳和情欲 不断的奋战挣扎中,他们三人越登

            越高、越登越高,陡峭的斜坡终于走完,路势慢慢变成平坦。『我想今晚我们就在这里选一块较平 坦的地方过夜好了!』布莱恩站住脚,尽量控制因 攀爬带来的喘息,然后趾高气扬地说:『附近应该会有溪流让我们取水用的!』

            『跩什么?好像是胜利者的口吻?』 凯瑟琳低低声咕哝着,摇摇晃晃的倚住一棵树干,噗通一声滑坐到地上:『还不是太累无法再前进了!』夫妇两静静的看着雪夫在小径上一步一步的努力攀登,经过一番奋斗,终于也艰难的走

            到了。『噢!』雪夫不断喘息着,想要平抚自己的呼吸,把大沿帽像镖客一样的背在背后,真不知这次的渡假决定到底对不对?……『 喂,女人!妳喘够了吗?』布莱恩笑着说:『如 果喘够了,我来搭帐篷,妳去捡柴火。太阳 就

            快下山了,我们需要一些木柴来 生火!』凯瑟琳坐在树下,看着布莱恩打开背包拿出帐篷来,她才刚刚感觉到汗水慢慢的乾下来,皮肤又涩又黏的非常难受,无 奈又厌恶的白了布莱恩一眼,心不甘情不愿的站了起来。『我想顺 便

            找找看有没有你说的溪流。』凯瑟琳对 着布莱恩说,然后拍拍屁股的尘土,转过身迈着蹒跚的步履离开营地,往五十码外的树林走去。『不知是仅能喝口清水的小溪流?还是大 一 点能够洗洗一身的脏?』凯瑟琳边走边低声嘀咕着

            。想到雪夫已经在帮忙找柴火时,布莱恩站起来朝凯瑟琳大声叫喊,同时擦拭着额头的汗水,可是凯瑟琳已经快到树林了。虽然远在树林那头, 加上满身汗臭、尘土,可是凯瑟琳的身影依然十分诱人。望着可爱的妻子步向树林,

            布莱恩的心底如 此暗暗告诉自己,同时老二也激情的慢慢硬了起来。凯瑟琳的臀部走起路来,一摇一摆的不但迷人,更让人想入非非,布莱恩激赏的摇一摇头,万分勉强才将自己拉回手上的工作,藉以将诱人的影像赶出心中,尽

            早把帐篷搭起。走近小树丛时,凯瑟琳听到雪夫正在找柴火的沉重脚步声。『喂,儿子!』凯瑟琳大声的疾呼,同时快速的捡几支大树枝,放到较阴凉的树荫底下:『你有发现溪流吗?』『有啊!』雪夫望见母亲从树丛里出现时

            ,不禁露齿开怀的笑出来:『那边有 一个不错的水池,我们不仅能取饮用水,甚且可以浸泡身子,大概有三至四尺深,又不会很冷,能有这个池子真好!』『那我想晚餐后我要到那里浸一浸我的脚!』凯瑟琳的肌肤已经脏黏的非

            常 难受,想要好好的洗个凉水澡想得快发疯了!『只不知道能不能忍那么久?』她叹息着说,感到只要一说话,肌肤上的砂、盐都会擦痛她。『也许我应该回去拿衣服,当你们整理营地时 ,我来浸泡浸泡一下子,然后我准备晚餐

            时, 换你们男生来洗!』『那当然好啊!』雪夫说着,跟随妈妈走出树林,往营地回去。雪夫手臂中搁满着木头,走在妈妈身后,看见妈妈结实、浑圆的屁 股,随着脚步而一前一后的扭摆,情不自禁的引起暇想,虽然知道这是不

            对的行为,可是却无法控制自己,犹其是凝视着妈妈又短又紧的短裤所引 起的撩拨,让他忍不住老二胀硬起来!『噢!棒!』由于雪夫已然专注于欣赏妈妈屁股的扭摆,当 一个大摇摆 出现时,竟然忘情的低声喝采。『什么?你说

            什么?』凯瑟琳停下脚步转身问着,看到儿子吓一跳,手臂里的柴火差点就掉落到地上。『没,没 什么!』雪夫含糊的回答,差点被抓到在凝视妈妈的屁股,让他感到有点儿害臊。『小心一点!』凯瑟琳一面叮咛一面感到奇怪,

            儿子的脸为何那么红?『我不是跟你说不用全部带下来吗?』『没关系!』雪夫回答妈妈,并且利用重新拿好木头 的空隙,让自己稍微平静下来。费尽九牛二虎之力,才将目光由妈妈令人兴奋的“景观”上移开,愉悦的跟着妈妈

            的步履前进。可是尽管他努力嚐试、控制, 还是无法把目光从妈妈浑圆又迷人的臀部处完全转移离开。好不容易,雪夫才没再丢落木头出丑,蹒跚的跟着妈妈回到营地。『谢天谢地 !』雪夫松了口气,还好妈妈没发现儿子被她的

            “玻璃”逗弄得老二硬翘,刺激、兴奋、难堪。凯瑟琳缓步 的走近营地时,布莱恩立刻迫不及待的问:『找到溪流了没有?』 『当然啦!』凯瑟琳笑着回答,同时心里热切的渴望立刻享受清凉溪水洗涤肌肤的轻快感觉说:『我计

            划你们父子搭营帐时先去清洗清洗,然后我准备晚餐时,再换你们男生去,可以吗?』『赞!赞!』布莱恩咯咯的笑着:『我也想把全身洗的一乾二净呢!』凯瑟琳翻遍自己的背包,终于找出一件皱皱的乾净短裤,然后是一件小

            小的、适配的休闲衬衫,袜子、浴巾。斜转头,发现他们父子正忙着搭建营帐。『我可以洗三十分钟才回来吗?』凯瑟琳对着布莱恩说,同时 充满暗示性的贬 贬眼睛。当布 莱恩回过神来时,凯瑟琳已经走向矮树林去了。『洗乾净

            点,宝贝!』布莱恩微笑着在她背后大声说:『我会在这里等妳的!』父子两都停了手上的工作,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凯瑟琳一扭一摇,一摇一摆的走下小径,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树林里。虽然父子都闷不坑声,可是却极有默契的

            想 着相类似的一件事。儿子贪身旁婪的欣赏妈妈美丽迷人的臀部时,父亲则思索着用什么方法能在儿子在身 旁的状况下,还能和可人的老婆上床燕好。接着他们继续回转未完的工作,布莱恩迅速的撑起帐蓬,将睡袋铺到帐篷内,

            此时雪夫也升起营火,火舌霹啪作响。爸爸结束工作就迈开脚步朝树丛走,准备到溪流去,当离开营地约五十至七十五码左右,雪夫立刻奔向另一端的树林,同时斜转头望着营地,直到看不见营地才转回来,小心翼翼的走到溪流

            边,把自己隐藏在河岸的树丛后,偷偷摸摸的移动、探视,直到听到妈妈在池中泼水的声音为止。雪夫蹑手蹑脚的往池边缓缓接近,走到最池沿的树丛后,近得能清晰听见妈妈在水里一面洗澡一面哼唱歌 曲为止。提心吊胆的伸手

            拨开树枝,缓缓的把挡住视线的叶子分开,往池子里窥伺。望见妈妈时他已经近得快掉到水里了。妈妈全裸体站在池边,池水仅及膝盖,凝视着 妈妈的裸体,雪夫不禁贪婪的吞了吞口水,目光立刻被胸前巨大、浑圆 的乳房所吸引

            。只要她一动,两颗乳房也跟着摇摆、抖动,当然雪夫的老二也被这状丽、宏伟、迷人的乳房所憾动,马上坚挺翘硬顶住裤子。雪夫暗 想世上再也没有比它更漂亮的东西了,好似两座肉做的圆锥山峰,又像粉红色大里石雕刻的艺

            术品。更像漂亮的玫瑰色杯子倒覆着,顶上点缀着一颗紫葡萄,就是乳头,从中心 点目空一切的突起。雪夫目不转睛的看着漂亮的乳房,看着它们随着妈妈勺水冲洗而不停的扭摆、颤抖,整颗心几乎被诱惑的快跳出来!雪夫忘情

            地、尽情地欣赏妈妈迷人、壮丽的乳房,看的忘了一切的存在,直到惊觉时间可能不多时,才勉强 的将眼 光移开,转向平坦的腹部,然后看见湿淋淋尚在滴水的纠结、卷曲的棕色阴毛,遍布在阴阜上,好像一座充沛、扭结的森林

            。尽情饱览妈妈诱人的曲线和“洼 地”后,雪夫的老二刺激的胀硬发痛。而他所能做的只是继续躲在树丛后窥伺。 望着眼前的春色无法亲近,而激起的阵阵淫欲真快令他发疯了。最后,就在雪夫快被淫欲吞没时,凯瑟琳转过身,

            小心翼翼的踩着池沿到岸上来,雪夫看到一双 豪乳美妙地上下弹起跳 动。凯瑟琳立在岸边几分钟,让温和的微风吹乾身上的水,然后才伸手捡起地上的浴巾,围住身体,将豪乳由雪夫的眼前遮去。接着走离池子到柔软的草地上,

            快乐的甩甩长如丝质的秀发,迅速的把浴巾移上头发,将它擦拭抹乾。然后把浴巾抛向一旁,站回岸边,享受微风吹抚在裸露肌肤上的舒服感觉,丝毫没察觉到儿子正躲在树后窥伺着她。凯瑟琳毫不知情的完全裸露着,让儿子看

            到妈妈另一 方面不一样的观 赏点,雪夫清楚这具玉体比他暗中想像的更迷人、更漂亮。世界上再没有比这副屁股更美丽的了,不但结实而且柔软、光滑, 就像刚出生婴儿的肌肤似乎,不过她比婴儿更多了许多性感。凝视着妈妈的

            臀部,雪夫才惊觉到原来妈妈的曲线不但修长而且优美,最大的功臣就是臀部,如果不是在适当的地方膨大,又在 准确的弧线时收缩,也不会令人感到一股美妙的肉体欲念冲撞开来。妈妈弯下身拿起地上的短裤,这个姿态又让翘

            硬的老二不断颤抖,雪夫只好深 深吸两口气,挣扎着控制自己,以免刺激过度而泄精。当妈妈缓慢、懒散的抬起修长浑圆的玉腿穿过裤管时,雪夫马上不怀好意的撇着头观赏底部春光。这是他第一次观看妈妈穿裤子,也让他知道

            妈妈今晚将没穿内裤在营地走来走去,想到这点,另一波肉体的淫 欲刺激,又毫不留情的冲击着已经翘硬发痛的 老二。雪夫还来不及自摸一下充满淫欲的身体,就发现妈妈已经穿上衬衫,扣上扣子,遮掩住肥美的豪乳。真不敢相

            信妈妈不仅不穿内裤而且不穿奶罩。也就是说 ,今晚妈妈里面是什么都没穿!雪夫再也无法控制自己,伸手 拉开拉链,把胀硬发痛的老二掏出,准备用手自我解决,可是当五指用力一握住阴茎,一股热烫的精液再也控制不了,像

            决堤的河水一样喷洒出来!……当凯瑟琳坐到浴巾上,穿起袜子、鞋子,雪夫知道是该离开的时候了,悄悄的从河岸慢慢潜逃,离开妈妈,离开树林。由始至终,凯瑟琳完全不知道自己毫无遮掩的被 儿子窥伺了个够,儿子甚且刺

            激的对着裸体的她手淫!由于老二坚挺如铁棒似的顶着裤子 弄痛鼠蹊部,使雪夫想安 静快速的溜走,实在是困难重重。经过几个高低不平地形的抖动后,终于找到一个安置坚硬老二的 位置,才能毫无疼痛的赶路。可是偷偷溜过一

            亩矮 树丛时,坚硬的树枝却像棒球棒一样,擦撞过他挺立的老二,痛的雪夫当场跌倒并且几乎大叫出声。仓仓促促的爬起来继续离开,同时尽可能捡一些柴火以当藉口,心里则摩想着妈妈走回营地时,巨大 浑圆的乳房随着步履走

            动 ,自由的、毫无拘束的在衣服里上下 跳动的诱人景象,想到此,嘴角不禁浮起一丝淫笑。捡够了柴火,才慢慢的走回营地,接近时,雪 夫看 见妈妈背对着他站在营火旁,目光不由自主的望向诱人的美丽臀部,因为知道妈妈里面

            什么都没穿,所以在欣赏可爱、诱人的臀部时更令他兴奋、刺激。『嘿!你跑那里去了?』听到脚步声,凯瑟琳回头看见雪夫,焦急的问:『我们好担心呢!』『呐!看这些木头!』雪夫把眼睛从妈妈的眼里转移 开,撒着谎说:

            『我想今天晚上的营火应该够用了!』『哦?』凯瑟琳微笑的看着儿 子将柴火放到营火旁,同时发现儿子的脸颊又浮现白天那种明亮的红晕,自 言自语道:『难到今晚不冷吗?』感觉自己的脸窘的发烧,雪夫立刻转身走到背包边

            ,弯下身假装找东西,以掩藏窘态 。『爸爸是不是一刻钟前离开的?』『我不知道耶?』 雪夫不加思索的脱口回答,同时拿出几件乾净衣物站起来。转过身,雪夫看到妈妈蹲坐在营火旁,斜着身子忙碌的准备晚餐,却没有发觉衣

            服被鼓起,正好让儿子再次一览无遗的欣赏迷人的乳房跟乳沟。雪夫的眼睛再也无法从这团诱人、美丽的乳房上移开,失神的望着它发呆,直到妈妈抬头望向他,不明白他为何还没离开。发现儿子张口瞠目的看着自己的乳房,凯

            瑟琳吃惊的问:『喂!嗯?』低头一看,才知道自己春光暴露, 整个 乳房完全呈现在儿子的眼底了。『呜!哎呀?』凯瑟琳咕哝着,同时坐直身子 ,将衬衣拉好,迅速把暴露的乳房掩盖好。『不会再走光 了吧?喔!……呜!……

            我……呜……天呀!』『再……再……见!』雪夫窘的说不出话来,支支吾吾的讲完立刻尽一切所能的离开走向水池去 。跪在营火旁心不在焉的忙碌准备晚餐,凯塞琳纳闷为什么雪夫从他们抵达营地 后就时常尴尬的脸红,当抓到

            他凝视自己的乳房后,才明白为什么。可是这并不能解释较早时候的情形呀,凯瑟琳想或许是因为日晒的关系吧,但是真是这样吗?她也无法确 定。讲到尴尬窘促,凯瑟琳思索着,自己已经浑身充满欲念,如果不能在短 时间里获

            得布莱 恩的巨大“装备”,尴尬窘促的可能是自己。可惜今晚三人要挤一个帐篷不方便,也许应该想个方法诱惑诱惑布莱恩才是。思及丈夫悬 着“东西”的好处,凯瑟琳立刻感受到丈夫的大屌塞满自己下体的舒服劲儿。想到这里

            浑身的欲念更加高涨,差点就无法准备晚餐。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方做好晚餐,趁着等待男士们的空档,把四周的东西移动到适当位置,以便既能保持温暖,又不会烧着。站起来伸伸懒腰,松弛松弛疲累的肌肉,凯瑟琳想需不需要

            喊男士们?当她刚想喊出声时,一个玩耍的想法闪过心头,她决定偷偷的溜过 去,看看能不能晚餐之前,先悄悄的窥伺窥伺丈夫雄伟的巨屌,望梅止渴一下。重新检查一遍晚餐。然后匆忙的离开营地朝水池前进。尽力快速赶过去

            ,仓促的挨过一丛又一丛的矮树丛,小心翼翼尽量避免发出声音的穿过纠结的枯木,虽然这让她多花了好几分钟,不过还是及时赶到池边。到 达池岸,她东张西望找寻可以暗中偷看的地方, 这时穿过遮掩的草丛发现一个人影。凯

            瑟琳秘密的移动到树丛后面,巧的是它正是稍早雪夫窥伺她的同一树 丛。然后鬼鬼祟祟的偷看 丈夫和儿子。两个男人都 站在水里,水深仅及膝盖,偷偷望过去,布莱恩正好面向 这边,凯瑟琳马上温和的将目光向下移到他巨大悬挂

            着的大屌上,只这一瞥,让她兴奋的全身充满热流,刺激的下面的浪屄发热抽搐。她总是很讶异,为 什么每回她看到布莱恩的阳具都如此巨大?即使像现在柔软的悬挂在布莱恩肌肉强健的大腿中间,至少也还有八寸长,由此可以

            想像,当它坚挺暴怒起来,应该有十至十一寸吧!想到这支庞然大物插入体内的那种快乐感觉,凯瑟琳的下体马上流出**,觉得溼溼的。她则盼望等一下窥伺儿子时, 下面的 洞可不要像 现在一样也流出**来才好。虽然觉得有

            点罪恶感,她还是情不自禁的羡慕儿子背部的健壮肌肉,然后思索着:『他的背部真好看!』接着放让目光缓缓的溜览儿子的背部,甚且到坚实的臀部,强健的 腿部:『不知不觉儿子已经长成一个体格健美的年轻人了!』凯瑟琳

            刚想 把注意力转到丈夫身上时,看到儿子缓缓的转过身,正对着自己 ,这一瞥 差点让她惊倒,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,当发现自己凝视着儿子的巨大老二时,凯瑟琳怀疑、惊惧的差点喘不过气来。巨大的阴茎充血硬挺的悬吊在他的

            肚子上,就像一条庞然的邪恶巨蟒。她无法相信竟然这么大,不仅如此,这东西看起来好像已经充满春情的胀硬着,其实不然 ,当雪夫用手摆动它时,是那么柔软,又是那么 邪恶!即使以目前的尺寸,最少都比他爸爸长了二或三

            寸,何况他正在发育阶段,喔……凯瑟琳知道不应该窥伺儿子的大屌,可是就是无 法把自己的目光从那里移开。当她感觉血液大量冲撞向阴道时,膝部毫无来由的虚弱不堪,差点站不住,只好扶住树丛。接着好似要证实她的邪恶

            似的,感到大量的**从阴道口汨汨喷出,渗漏到大腿内侧,整个阴户、大腿全都沾染 上黏黏的蜜汁。她记得这应该是汨出最多淫汁的一 次,更糟更令她羞愧难当的是,都只为了儿子的话儿才会如此。凯瑟琳依然无法把目光移离

            儿子的身体,使她更惊慌的是,这时儿子伸手握住大屌,开始上下滑动, 然后更粗暴的挤压它。不知道妈妈正在观看,雪夫掉转头看看爸爸,确信爸爸没注意他 ,才开始再缓慢温柔的滑动抽击大屌。让凯瑟琳惊慌且毛骨悚 然的是

            看到雪夫的大屌慢慢的暴涨变硬,它不仅巨大并 且强壮有力。就在凯瑟琳快要受不了时,忽然听见丈夫的声音:『喂!?……该回去了!我想妈妈已 经准备好晚餐了罢?』『哦,我……嗯……好啊!』雪夫结结巴巴的回应,并且

            迅速的坐到水中,以隐藏硬挺的巨屌:『我再几分钟就起来。』当凯瑟琳凝视着雪夫时,布莱恩已经来到池边登上 岸,走向草 地上。凯瑟琳马上踉踉跄跄又尽力保持寂静的退出树丛,恨不得脚下长轮子,飞也似的奔回营地,可 是

            怪的是树 林好像毫无尽头,总是抵达不了边缘。好不容易,在她气喘嘘嘘,快要筋疲力竭时,终于看见营地。抵达营地后,凯瑟琳立刻到营火旁假装工作,让自己看起来像一直呆在那儿的样子。突然,凯瑟琳觉得下体凉凉的,低

            头一看:『哇……喔……』胯部的短裤早 已被阴阜流出来的**浸湿了一大遍! 要替换已经来不及,迅速的东张西望,看看有什么主意能遮掩这些沾污。忽然脑里闪过灵光:『对!就这么办!』凯瑟琳抓起水壶把水遍洒在裤子上

            ,站起来将多馀的水抹掉,这时候,听到有脚步声踏上小径往营地走过来。『谁?……是谁?……』凯瑟琳大声叫喊着。『怎么了?发生什么 了吗?』布莱恩一边 走向她,一边问。『哦!没什么,你吓了我一跳,害我把水泼到 裤

            子上啦!』凯瑟琳嘀嘀咕咕的说,同时又伸手抹了一抹湿淋淋的裤子。『真的吗?妳把自己淋湿了吗?』布莱恩谐谑捉狭的大笑。『嘿,老头!你好讨厌喔!笑什么?』凯瑟琳抱怨着说。傍着营火弯下身子,凯瑟琳对于自己的计

            谋得逞,满意的微微一笑。『雪夫呢?』凯瑟琳随口问道:『他没跟你一起吗?』布莱恩把手指伸到盘子里沾点食物,试一试它的口味,回道:『他说过几分钟回来。』『嗯……味道不错!』『不要把手伸到 晚 餐里!』凯瑟琳嚷

            着:『注意卫生习惯!』这时凯瑟琳也觉得自己肌肠辘 辘,就帮布莱恩和自己盛好食物,夫妇两开了一瓶酒,坐到树底下吃起晚餐。雪夫 则在他们 快吃完时 ,才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营地。凯瑟琳无法自制的偷偷瞄向他的胯部,惊

            奇的发现那个部位依然狂 妄的肿胀着。『食物 在营火那边!』凯瑟琳一面告诉他,一面满怀罪恶感的奋力将眼光抽离那要命的部位: 『吃完后,请你顺便洗洗餐具好吗?』雪夫边盛食物,边含糊的回答:『好的,没问题!』然后

            一家三口静静的各自吃着食物。餐毕后,布莱恩拿了把手电筒给儿子说:『到水池那边洗吧!那边 比较洗得乾净。』『在你洗的时候,我们来整 理今晚的寝具!』『O.K.!』雪夫回应着 ,啪的一声打亮手电筒 ,迈开脚步往水

            池的方向走去:『如果没被鬼捉去,我一会儿 就回来!』『小心也许有蛇出没喔!』妈妈担心的叮咛着。话一出口,又想到另一重意义,不禁羞赧的红了脸。『是吗?妈妈!』雪夫边挖苦的回应,边缓步的往下走。一等雪夫消失

            在他们的视线外,布莱恩立即拉过凯瑟琳,热情的吻住她,贪婪的将舌头伸入凯瑟琳的嘴里, 然后互相吸吮、舔搅、卷缠。凯瑟琳则将又大又软的奶子挤压住他的胸膛,同时把手伸入布莱恩的裤子里,马上找到他胀硬的大屌,一

            秒也不浪费的立刻握住。『喔!我的妈呀!我真的想的要死了!』布莱恩终于 按 奈不住,一面拉下裤子,一面喘息着说:『最糟糕的是,只带一个帐 篷而已。今晚我真盼望能好好的用力肏一肏妳的肥屄呢!』『他都不晓得我想让

            他的大屌插,已经想了一整天了!』凯瑟琳心里咕哝着,并用手上上下下滑弄坚硬的老二。『走!快!雪夫回来前我们舒服一下!』凯瑟琳气喘嘘嘘的说,并且抓住布莱恩的手用力将他拉入帐篷里去。一进帐篷,凯瑟琳马上把丈

            夫推倒,粗鲁的将他的裤子拉下到膝部,裤子拉开,丈夫的巨大阳具坚挺的往前弹起。凯瑟琳一刻也不浪费,敏捷的弯下身体,用热情、贪婪的小嘴把大屌吸吮进口,而且把手缠绕握住馀下的屌根。由于动作粗暴,吸吮热烈,才

            只几下,立刻传来布莱恩愉悦的呻吟出声。这种强烈的动作,不仅震撼了他,并迅速将他推到沸腾状态。凯瑟琳像个着了魔的女人似的,不断用湿淫的樱桃小嘴上上下下狂吸丈夫坚硬抖动的巨屌。绕着屌根的手也用力的握住转动

            ,好像没把内里的 精液挤出、挤乾,不肯罢休似的。随着凯瑟 琳的头手一上一下、一上一下的 动,刺激的布莱恩越来越接近、越来越接近性高潮,突然!凯瑟琳发觉他的老二暴涨起来,心里明白是时候了。说时迟,那时快,布莱

            恩感觉卵蛋一阵抽紧,又浓、又热、又稠的黏黏精液一阵一阵喷洒出来,凯瑟琳则一滴不漏的完全咽下腹中,同时把整根阳具全部吞入嘴巴,长度几乎 到达喉咙!『喔……我……喔……舒……服……棒……喔……喔……棒……』

            布莱恩喘嘘嘘的呻吟,屁股则不由自主的一遍一遍又一遍向前猛戳,把已经泄出浓浓精液的巨屌深深挺送入妻子的喉咙。久久、久久、才将屌抽离。感觉到丈夫轻易的把阳物抽离,不觉心里一阵空虚,立刻一动,轻轻含住龟头,

            然后用牙齿轻咬龟头陵线,缓缓的刮向马眼,再重新含住。如此一次又一次的玩,带给 布莱恩无 上的享受。最后,用舌头把马眼上残留的精液舔卷入嘴里。『妈 ,爸,我回来了!』他们听到帐篷 外的声音:『还好没被鬼抓去!』

            『喔!干!』布莱恩低声的啐了一口。凯瑟琳立刻吐出阳具,坐起来,邪恶的对布莱恩露齿笑一笑。『有什么 不妥吗?』布莱恩咕哝着问,迅速 将裤子拉高穿好,嘴里则不住的低声牢骚。『都洗好了吗?』凯瑟琳高 声喊着,然后

            伸手把嘴巴抹一抹:『把碗盘收入爸爸的背包里,我们正在整理床铺,过几分钟马上好。』『嗯……』雪夫抱怨着说:『什么嘛?好像我是奴隶似的?』接着他们听 到雪夫将碗盘乒乒乓乓,大声的塞入爸爸的背包里。布莱恩确定

            帐篷外的声音已经静止时,凯瑟琳对着他淫荡的笑笑,缓缓伸出舌头,沿着嘴唇周 围舔,把刚刚的残留舔卷乾净。『嗯……好吃……好吃……』凯瑟琳低声跟丈夫耳语 。『怎么样?够不 够?』布莱恩咯咯的笑着说,然后把脚伸入

            睡袋,轻易的就全身滑溜进入。凯瑟琳解下短衬衣,折叠好后小心的压到睡袋底下,知道布莱恩正在凝视她的大肥奶,凯瑟琳故意淫荡的抖动奶子,诱惑诱惑他,然后才倾斜身体,脱下短裤。『喂 ,女人?』布莱恩诧异的咕哝着

            :『妳这个骚蹄子,竟然没穿裤子睡觉?』『以前为什么没听你抱怨过?』凯瑟琳温柔地笑着问。因为短裤仍旧湿湿的,她将它放在外面让它风乾,然后赤裸裸的坐回帐篷,把脚伸入睡袋,滑入丈夫旁边,卷曲依偎着睡下。『 和

            雪夫同一个帐篷,妳也要不穿衣服睡觉吗?』布莱恩怀疑的问。『怎么?他能看透睡袋? 』凯瑟琳用她大又柔软温暖的奶子磨擦他的胸部,露齿的笑着说。『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个好事情,』布莱恩将她搂入怀中说:『如果等一下

            我欲火难当,那声音会不会吵醒他?』『唔,那声音很诱人吗?』她愉悦的耸耸肩回答,然后向外高声喊叫:『喂,雪夫!』『把营火熄灭,进来 睡觉,我们都已经睡到睡袋里了!』『好 的。』雪夫回应着,浇 灌一大桶水把火熄

            掉:『马上就来!』 伸手到身后,凯瑟琳发现丈夫的老二已经 软绵绵,乖乖的垂躺在那儿,看来想再次享用,必须等上一等了。由于先前所见的光 景,以及丈夫给予的刺激,到现在仍然让她十分激动,可爱的淫液依然缓缓的从肿

            胀、发烧的肥屄渗出。好盼望布莱恩能立刻将 大屌插进来,可是现在却一定要等它恢复过来才有办法。或许等雪夫沉睡之后,再说服布莱恩肏弄肏弄让她满足,不过, 目前还是只能耐心的等待而已。想到这里 ,雪夫踉踉跄跄的进

            入帐篷 ,紧张不安地说:『把火熄灭 ,不会太暗吗?』『会吗?』凯瑟琳笑着说。她和丈夫都注意倾听雪夫准备卧具的声响,最后他们听到雪夫滑入睡袋,躺下睡觉。等着雪夫入睡的时刻,凯瑟琳回想今晚在池子看到的情景,她

            敢十分确定,儿子的老二十分巨大,不过话说回 来,布莱 恩的也很大,也许雪夫就是遗传自爸爸,只不过他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就是了。凯瑟琳内心充满罪恶感 ,她 十分厌恶自己一直回想着儿子的大老二,可是,可是就是无法控

            制 自己不去想它。好不容易,疲累终于战胜胡思乱想的心绪,她感觉自己逐渐地迷糊、迷糊、迷糊迷糊迷糊迷糊迷糊……睡着后她开始做梦,梦境中,她躺在一条水流平静的河边树林内睡觉,没多久,因为口乾舌燥醒过 来,走到

            河边掬水解渴。忽然,听到什么东西在水里溅起水声,站了起 来,却发现自己全身赤裸着,不 过她依然 四处张望,寻找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水里。把棕色的长发分拨到前面遮掩乳房,又为了遮蔽裸体,走入河水里,朝哗啦啦的水声

            发出处,缓缓的移过去。最后,蹑手蹑脚的移动到一株灌木丛后面,轻轻且慢慢的拨开树枝。往外望去是一处宽广的浅滩,一个赤裸的男人站在浅滩中央,背对着她,从背部看来,这个男人的肌肉非常健美,屁股也很结实,由于

            背向自己,凯瑟琳无法知道他究竟在 做什么,为何会弄出那么大的声响?不过看情形他好像在和他身前的什么东西在搏斗似的。就在此时,凯瑟琳终于认出,那人就是她的儿子雪夫。当她以充满邪念的好奇心望向他时,雪夫慢慢

            的转过身来面对着她,凯瑟琳才知道他并没有跟什么东西在搏斗 。雪夫正在手淫,不过他的阳具竟然那么粗,周围有雪夫双手圈起来那么粗,更让她怀疑惊讶的倒吸冷气的是,当她凝视儿 子揉玩自己骇人的阳具时发现它长之又长

            ,长到巨大的紫色龟头甚至于能含入儿子自己的嘴里!凝视着儿子玩弄自己粗长巨大的阳具,凯瑟琳看见雪夫倾身往前,把巨大的龟头含入嘴里吸吮。看着雪夫一边手淫一边还吸吮龟头,突 然间,她感觉肥屄好像着了火似的非常

            难受。看到儿子用嘴一遍又一 遍,慢慢地吸吮好似象 鼻一样的阳具,从肥屄内引起的荒唐情欲,不断的增强、增强,以致于转成邪恶的欲火,激烈的将全身吞没。这股热烈的欲火冲击到乳房时,刺激乳头兴奋的硬挺起来,而且胀

            的发出邪淫的亮光。最后,儿子把自己的阳具完全吞到嘴里,下垂摆摇的卵蛋,好像悬吊在嘴里似的,而他的身躯似乎加倍的弯曲,看起 来就像是个有虐待狂的邪淫怪 兽。看到这里,她不知不觉得躲到灌木丛后面,可是却发觉儿

            子转移过来,凝视着树丛后的她,当儿子怒目瞪视她时,凯瑟琳感觉整株树丛立刻消失,留下自己赤裸裸的站在儿子面前。当试图遮掩裸露的身体时,却看到儿 子抬起头来,并且让庞然大物、看起来邪邪恶恶的大屌,缓缓的滑 出

            他的嘴里。最后,仅只剩下巨大、球形的紫红色龟头含在嘴里,然后再次开始自我手淫的动作。接着一边猛烈的玩弄邪 恶怪物似的东西,一边涉水穿过水池,朝自己走来。突 然间,凯瑟琳发现自己躺在那里,儿子则站在她张大的

            两腿中间。她呼吸困难的等待着,凝望着耸立在上的儿子揉玩他巨大的阳具。最后,雪夫把阳具完全吐出来,将之弯曲着朝她插过来,凯瑟琳只能 惊恐的看着,然后看到儿 子的阳具开始喷出大量又浓、又稠、似乳脂的白色 精液。

            感觉上这些烫热的 牛奶,喷洒在身上时,即使没烫伤皮肤,也会热的让它们长水泡。浓厚黏稠的浆汁,不断不断的从他的阳具里喷洒出来,迅速的遮盖住她,当它停止喷洒时,凯瑟琳发现自己已经被儿子又热又浓稠的精液所淹没

            。快被溺死时,凯瑟琳猛一挣扎 惊醒过来 ,呆若木鸡的躺在那儿,好几分钟后才回过神来,发觉原来是在做梦!不过由于实 在太生动、逼真、清晰,让她的心情难以平静下来,觉得全身因为高度兴奋而像着火似的燃烧着,额头则

            湿湿的一片汗水。呼吸有点儿困窘的躺在那儿,忽然发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她的睡袋上面缓 慢的移动,心里非常害怕,暗想:『会不会有蛇跑进帐篷来?』屏住呼吸,全身僵直的躺在那儿,一动也不敢动,唯恐会刺激到那个是蛇

            或是蜘蛛,或者是什么的东西。她惊恐的盼望这个什么东西,能够赶快自己移走,好结束恶梦。可是这个什么东西却像一点也没有停止的 意思,继续不 断的在睡袋上游走。这到底是什么东西?动着动 着,竟然游移到她的胸部上,

            接着往睡袋的上端前进。当它移动的越来越高、越来越高时,凯瑟琳的心也跟随着七上八下的越跳越快、越跳越快。接着,它滑离睡袋,往下移到肩膀。是只手!原来是只手!这只手跟着偷偷地摸索到她的睡袋里。『喔……』凯

            瑟琳暗暗的松了口气,这应该是布莱恩已经“性”起,想要再跟她玩乐、玩乐的。然后她发觉这只手从肩膀缓缓的偷偷移往乳房,凭着过往的经验和感觉,凯瑟琳察觉到这不是布莱恩的手。究竟是怎么回事?她都快被搞迷糊了!

            当它在乳房上不断抚摸时,凯瑟琳终于认出,是雪夫,这是雪夫的手!『他想干什么?』凯瑟琳在心里暗肘着:『难到他是在睡梦中,不知不觉 的抚摸我的身体?』这下子,凯瑟琳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?只知 道应该立即阻止他

            ,可是她却不愿意惊吓到雪夫,甚至于因而引起一场不必要的 骚动。凯瑟琳嚐试着思考各种状况,如果他是在睡梦中无意识的行为,那又有什么关系?可 是,如果他是清醒着呢?那……不、不、不……凯瑟琳确信如果他醒着决不

            会做这种事情的。想到此处,凯瑟琳静静的躺在那儿,任由儿子的手在身上抚摸,一心一意的盘算着,要如何掌握住关键时刻扭转乾坤。可是她又发觉雪夫的手悄悄地,越来越往下、越来越往下滑动。看起来它是有特殊目的,而

            非漫无目标,自由自在徘徊游走的。最令凯瑟琳害怕的是,当雪夫的手游移过乳房,抚摸到柔软、迷人的乳头时,自己竟然全身泛起阵阵淫欲。怎么可以因为儿子的触摸,就自动的 激起情欲呢?她更迷惘的感受到有股无法抗拒的

            力量,刺激的她渴望儿子能马上把巨大的阳具插入自己火热的肥屄内。虽然知道这些想法是淫荡、猥亵、败德的,但是她就是无法抑制自己不去想它。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自己 竟然默许雪夫轻柔地爱抚、揉玩她的乳头,直到乳头

            弹起变硬,变的万分敏感。最后,凯瑟琳发觉他 的手指从她震颤的坚挺乳头移开,试图移往 身体的更下方。谢天 谢地!他的手被睡袋拉上的拉链阻挡住,没办法前进。 正暗喜自己即将得救时,却发现他的手绕回原位,又 玩起兴奋

            中的乳头,然后伸到睡袋的背部。由 于她乡愿的容许,现在让她羞愧的听到雪夫暗中轻轻的拉下睡袋的拉链,并且在静悄悄的黑夜里发出轻柔的“嘎啦、嘎啦”响声!她原想他会适可而止,没想到现在变本加 厉的更大胆了!虽然

            希望 他不要继续下去,但是对于他持续的动作却又故意加以漠视。等待雪夫下一个动作的那段时间,她被憎恶和兴奋两种极端的情绪折磨的整个人焦躁不安,虽然这是错误败德的,但却令人兴奋刺激!『我该怎么办?』凯瑟琳在

            心里问自己,如果再不采取行动的话,要不了多久,雪夫就将探索 到她充满**的肥屄啦。『我该怎么做才好?』最后,凯瑟琳决定采取行动:『嗯……』呻吟一声转动身体,移到较接近睡袋拉链拉开的地方,同时不着痕迹的将

            腿尽可能的张开着。她能清晰的听 到雪夫迅速从她身上撤退后、所发出的惊恐喘息声。既希望能吓退他,又盼望他不会 被吓到,她就在两种心态冲击下静静躺在那儿等待观看着。有好几分钟,什么声音也没有,一切似乎就这样沉

            寂下来。突然她觉得有股冷空气轻微的吹到皮肤上,雪夫又再次翻掀她的睡袋。凯塞琳如睡在针毡似的浑身难受,可是却又期待着他的行动。终于……行动了!行动了!感觉雪 夫的手指轻柔的掠过她的大腿,感觉他温柔的摸着她

            的肌肤一两秒,然后迅速移开,大概恐怕 弄醒她吧。一两秒后见她动也没动,他的手再度回来,而且大胆的轻轻的抚摸她的大腿。见她还是没动,雪夫更为大胆, 柔和的抚摸她温暖平滑的玉腿。当他的手颤抖的爱抚向大腿的根部

            ,凯瑟琳意识到他 是在搜寻她的迷人秘洞。他的手指缓缓的往上爬行移 动,最后终于到达那片卷曲的阴毛位置。手指一摸到那片盖住秘洞的卷曲阴毛,她听到他的呼吸变得非常不自然。这一连串的动作,让她觉得透过雪夫的手指

            ,不断的传来阵阵的刺激,阵阵的兴奋。凯瑟琳 已经忘记对方是她的儿子,全然的享受这不被允许的动作所带来的 刺激、亢奋!感觉上她似乎又回到十几岁的少女时期,当第一次约会时,期盼对方触摸那个地方的羞涩情形。所以

            虽然她知道这是被列为禁忌的行为,也知道如果继续让它发展下去,说不定会为他们带来灾难,可是即使如此,此刻的她已经完完全全屈服在此种被禁止的欲情之中。什么三纲五常、什么 人伦道德,对现在的她来说,都比不上雪

            夫给她的刺激,和带领她回复少女时期的青春愉悦。说的明白些就是,她已经无法,也不愿意阻止事情继续发展下去。当儿子的手缓缓的移动,穿过纠结的阴毛丛,抵达她湿淋淋、等着被玩的秘洞时,凯瑟琳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

            呼吸,不断的喘息。阴道口早就泛 满因为期盼他的手指到达而 流出的淫液。凯瑟琳知道她必须阻止,但是剧烈的激情奔驰在她全身的神经系统,早就让她兴奋的全身瘫软,动弹不得了。突然,一阵令人痉挛的愉悦由阴核处冲奔上

            来,原来雪夫正在摩擦胀硬、敏感的阴蒂。她觉得自己虚弱的快要昏倒,她第一次经历这种败德、邪恶的放荡和愉悦。雪夫温和的上下擦抚妈妈的大阴核,一 遍一遍再一遍, 刺激的妈妈淫荡的 不断扭动自己的下体。也不 知玩弄了

            多久,他的手指才往下移动,温柔的的上上下下滑抚妈妈浸满**的屄肉。忽 然,感到雪夫的手指摸到屄口,立刻一股迅猛的性欲冲动 涨满阴户爆裂开来,当儿子开始温柔的、好奇 的探索她热情的、湿淋淋的屄洞时,她唯一能做

            的竟只是咬紧牙关,尽力不让自己兴奋的呻吟出声。温柔的尽情滑抚湿热、肿胀的阴唇,玩弄的妈妈紧紧的咬住嘴唇 ,又淫荡的摆动下体。玩够了之后,雪夫毫不客气的 找到屄口,用中指插入妈妈又湿又浪的屄里。插入后,雪夫

            踌躇一会儿,等着妈妈热情的回应,当等不到回应时,他开始一次比一次深,一次 比一次深的进进出出抽插起来。抽插的凯瑟琳再也无法遏制自己的欲火了!『喔……喔……』轻声的呻吟 出来,并且把腿尽量的张开,以让儿子像

            探针似的手指能够更深入她激动颤抖的屄里。『喔… …布……莱恩……亲……爱……的……』她用只有雪夫听得到的声音轻轻耳语着,希望让他误以为自己将他当成布莱恩,这是她目前所能想到 ,唯一能让他们、继续将这个被禁

            忌的游戏 玩下去的方法。儿子的手僵在那儿好一会儿,凯瑟琳也静默着想看看自己是不是能瞒过他?果然,没多久,儿子的手指逐渐滑动,又开始一进一出,一进一出温柔的抽插她的浪穴。虽然她很喜欢手指抽插的奇妙感觉,但

            是更盼望他的巨屌能肏进来, 那种滋味……『喔……快忍不住了……』为了从雪夫的手指得到更多的满足,她静静的躺着让他的手指尽情抽插,她知道儿 子的手指一定沾满湿淋淋的**,尽管如此,它们依旧凶猛的、、努力的抽

            插她湿透的浪穴。凯瑟琳感觉的出自己快要接近高潮了,不过她也明了,这样是永 远无法让她满足的,可是……。最后,她果断的决定要下一个赌注。凯瑟琳十分小心的把手伸出睡袋,接着伸入儿子的睡袋,然后缓缓的,偷偷摸

            摸的一寸一寸往下移动,直到接近他巨大阳具的地方。深深吸口气,她仓促的伸手寻找阳具,同时毫不迟疑的转身将自己温暖、湿淋淋的肥屄挺过去。『喔!布莱恩!亲爱的!』掉转头,用只有雪夫听得到的声音耳语说:『需要

            ,需要。亲爱的! 给我!』她的手摸到儿子巨大的大屌时,兴奋、刺激、渴切的说:『快!来嘛!拜托!来嘛!快!』这只东西真是够大,大到她无法以一手环绕住它。也许 他巨大的阳具实在太他妈的大,以致不能用来插入她窄

            小 的浪屄,不过说这些都太迟了,自己已经开口要求他肏自己了啊。凯瑟琳用一只手撑持住雪夫独特的“巨蟒”,另一只手顶开他的睡袋边缘,她既想玩到儿子,又不想惊醒丈夫 ,所以一撑开睡袋,马上 小心翼翼的从自己的睡袋

            滑入儿子的睡袋。急速把屁股顶向雪夫,凯瑟琳感受到、儿子的巨屌暴怒坚挺的在她下体、 颤抖 抖的一挺一挺。心中急切的祷告着,祈求尚未插入她的浪屄之前,可别让儿子的大屌先泄了精,那可真会要了她的命耶!所以她迅速

            的将巨大的大屌推入自己的双腿之中。虽然她的腿已经很酸很疲累,不过还是抬起一只,引导儿子大如球根的龟头,戳入已经淫浪发热的屄 洞里。饥渴的把屁股往后推,突然觉得一阵痛楚, 屄洞被儿子巨大又巨大的阳具强力侵入

            ,同时听到儿子像只雄狮似的,低声发出阵阵嘶吼,她则紧咬牙关,控制着不让自己呻吟出声。强力戳入妈妈温暖、充满**的屄里后,雪夫一次 比一次深入的戳插,想把自己的大屌完全插入妈妈的体内。即使已经是现在的状况

            了,他还是不大敢相 信这是真的,真的美梦成真,肏到美丽妈妈的迷人肉屄吗?当然有一半是因为妈妈引诱、怂恿他造成的!凯瑟琳 觉得儿子的巨屌好像无尽无止的那么长,它一直进、一直进,就像没有尽头似的。还好,终于 整

            根巨屌完全没入阴道内。凯瑟琳迅速的前进后退、前进后退的摆动屁股,用她紧实、湿黏的屄肉挤压、抽插儿子的大屌。当雪夫又开始粗鲁的肏她时,她心 里一直祈盼不会吵醒丈夫才好。将自己可爱的“武器”,一下又一下、一

            下 又一下重重的抽插入妈妈温暖的浪屄, 刺激的雪夫整个人都快溶化掉了。肏着妈妈的同时,雪夫伸手搂住妈妈,抓住妈妈大又软的乳房,一边肏浪屄,一边粗暴的挤压、搓揉乳房。在儿子又深又重的近乎粗暴的抽肏之下,凯瑟

            琳惊奇的发现,自己竟然舒畅的快速逼近高潮,跟着 ,她突然感 到儿子颤慄抖动,浑身僵硬的直立。雪夫巨大的阳具更加暴涨,紧接着在她的体内毫不保留的爆发了!此时,沉迷在母子乱伦的败德行为中,凯瑟琳的欲情也被刺激

            的飞向最顶点。愉悦的浪潮席卷全身时,也同时感觉儿子火烫的精液,一股脑的喷洒出来,冲击、烫洗的她娇嫩的膣肉,一阵一阵、一阵又一阵的痉挛着 。滚热精液就像要把阴道壁烤焦才甘心似的不断涌出,但却也让她十分满足

            的、整个人好似飘浮于愉悦之海一样。他的老二就像只巨大的传奇蜡烛,不断大量大量的喷洒出会要人命的男人“乳液”,以致不但迅速灌满她窄小的阴道,更且 诱人 的渗了出来她的高潮虽然极度的强烈,但也快速的终结。实际

            上当她躺下来,儿子仍然用湿透的大屌,温柔的进进出出抽插,好像要将溢渗出来的败德种子、重新塞入屄里似的。本想出声赞美几句, 可是脑筋一转,那不是自己露出马脚吗?毕竟到目前为止 ,儿子仍然以为自己误将他当成丈

            夫。想到此,只好强忍着眼眶的兴奋泪珠,静静的让儿子继续用力 抽插浪屄。抽插的力道慢慢减弱,慢慢减弱,终于停了下来。凯瑟琳继续矫饰着静静躺在那儿,感觉到儿子的庞然巨物,慢慢慢慢的缩小、垂软下来,接着更从她

            湿透的屄洞内撤退滑出。四、五分钟后,雪夫缩软的老二终于完全抽离妈妈的阴道。『嗯,布莱恩!』凯瑟琳含含糊糊的往肩后说:『好棒喔!你真会肏,我好舒服耶!』凯瑟琳不着痕迹的 、从这个睡袋灵巧的移进另一个睡袋。

            为了骗局能让儿子更相信不疑,她往后伸手,温柔的握住儿子垂软的大阳具 ,给予一阵爱的抚摸。『晚安!亲爱的!』凯瑟琳轻声的耳语,然后翻转过身子睡觉。重新紧紧的依偎着布莱恩,她听到雪夫转身进入睡袋的声音。没多

            久, 她就沉入梦乡,梦见欲念完全得到满足的瞬间,那种永远无法抹去的、消魂蚀骨的神 奇美妙感觉。……

            高小琴哪一集失的身 _高小琴哪一集失的身 高清大全_视频频道高清观看_高小琴哪一集失的身 免费观看_高小琴哪一集失的身 免费最新手机版
            详情

            本站连接

    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  2. <i id='AUeC6'><tr id='AUeC6'><dt id='AUeC6'><q id='AUeC6'><span id='AUeC6'><b id='AUeC6'><form id='AUeC6'><ins id='AUeC6'></ins><ul id='AUeC6'></ul><sub id='AUeC6'></sub></form><legend id='AUeC6'></legend><bdo id='AUeC6'><pre id='AUeC6'><center id='AUeC6'></center></pre></bdo></b><th id='AUeC6'></th></span></q></dt></tr></i><div id='AUeC6'><tfoot id='AUeC6'></tfoot><dl id='AUeC6'><fieldset id='AUeC6'></fieldset></dl></div>
          3. <tfoot id='AUeC6'></tfoot>

            <small id='AUeC6'></small><noframes id='AUeC6'>

              <bdo id='AUeC6'></bdo><ul id='AUeC6'></ul>
            <legend id='AUeC6'><style id='AUeC6'><dir id='AUeC6'><q id='AUeC6'></q></dir></style></legend>